高负债下的“自救”与博弈